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

清明节献亲人札

题记:献给这个春天,献给这次战役中逝去的英雄和我们大地上不死的灵魂

 

多年了,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,我放下过天地,却从未放下过你,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,任你一一告别。
无论如何,我们仍然同在一个节日。你有你的安宁,我有我的忧伤,这正是最坦然和持久的牵挂。
我知道,你不曾走远,你赞美和建筑过的生活,已经足够广阔,她穿透一切,仍然将你揽在怀里,你仍然是我们的一部分。
你是多好的你啊。站着是这个春天的树,倒下去是这片土地的魂。你在岁月轮回中的行走和说话,都长成了最好的庄稼,人间需要这样饱满的粮食,以抵挡饥饿和严寒。
可是,你最大的错误也不是在寒冬远走,是你远走,也没有一句正式的告别。你挣扎过的白天和夜晚蜷缩在一起熄灭了,他们也许知道向你赔罪,一次又一次。
可是,我仍然觉得亏欠。春天已高高在上,有多少个花蕾在学着书写你名字的笔画啊。这本该是我们共同的旅途啊,你戛然而止,默不作声。你让出的道路,会越走越宽阔,越走越明亮,不信你问太阳,不信你问繁星。
亲人啊,请你告诉我,我的孤独还要反复穿行多少个季节啊?你知道啊,我会沾沾自喜,我会抚掌大笑,我会疲惫不堪,我也会失声痛哭。你放心啊,你留给世界的,掉落在我衣襟上的所有真情的泪水,我都会像斟酒一样一杯一杯还给你。春鸟未必年年殷勤,春草也许忘记生长,我会年年在这里举起阳光的酒杯,邀你同醉。
这个季节,南风有一种冷,刺骨而过,北风有一种热,贯通脊骨。但是一切都像祖先训导的那样,清明透亮。一边是告别死寂,一边迎接生命,清明是春天最贴切的品格。
我们始终一个土层上,你有你的厚实凝重,我有我的激荡飘扬。终有一天,我也会沉淀下来,于是,我们可以开始一场漫无目的的谈话,直到别人分不清你我。
庚子年清明于北京
 
原著  杨晓华——
诗人、文化学者,现任中国文化报社周刊中心主任,从事新闻及文艺批评。
朗诵  雅清——

全国首档中华传统文化国学广播节目《中华文化大讲堂》总编辑、主持人。